我的丈夫比我大12歲,我們大部分的朋友比我們兩個人的年紀都大。最近幾年,我們看著我們的朋友們健康漸漸走下坡,他們的伴侶也辛苦地照顧他們。這並不容易。因此,對某些人來說,這也許是他們整個婚姻當中最有挑戰性的時光。我們盡可能幫助他們,但是對配偶的責任是永無止盡的。

 

彼此照顧

在幾年之前,當我在工作當中跌下樓梯,弄傷了我的兩個腳踝後,我們稍為體驗了一下照顧配偶的感覺。在恢復的過程當中,我的胰臟發炎,也移除了我的膽囊。我們在這幾個月的時間當中學到了我們自己與彼此的事情。下次發生的時候,我們會更有準備。

我們有些朋友比其他人更能應付這樣的情形。有些人差不多時間生病,甚至差不多時間過世。其他人則因此發生口角和變得感情不和。患有疾病的時刻為婚姻帶來的壓力是難以想像的。我們在立定婚約的時候曾許下承諾,「不論患病或健康」,都要守候在我們配偶的身邊,但是我們沒有一個人真正了解這代表的意義。有的時候,在某個人身邊指的是帶來外界幫助,或是甚至是將他們帶出家裡,並讓他們到一個能得到比我們的照顧更好的地方。在經歷這個過程的時候,不免會伴隨著罪惡感與憂傷。

我從觀察我們的朋友當中學到,態度與一個身為照護者的人,以及一位病人如何面對疾病有很大的關聯。我們需要做出決定,這對照護者與病人都是一樣的道理:一、我要自怨自艾地抱怨說「為什麼是我?」嗎?或者,二、我要在每一個嶄新的一天都尋求積極的態度嗎?有的時候,積極的態度可能會是種錯覺,但如果我們尋求,這種正面的態度就在某個地方。

對照護者來說,擁有個人的時間重振旗鼓是很重要的。若照護者不照顧自己,那麼他或她就很有可能會生病。根據凱斯健康新聞(與華盛頓時報合作),照護者是患有情緒壓力與憂鬱症的高危險群,因此也帶給他們罹患心臟疾病、糖尿病、癌症,甚至關節炎的高度風險。當身體處在情緒壓力之下,免疫系統就會受到壓抑而變弱。(Kaiser Health News, Span, Paula, Spouses Face Hurdles When Caring for Themselves, Ill Loved Ones)

「處在壓力之下為他們的配偶提供支持的照護者,在四年之內的死亡率是那些沒有做為配偶照護者的兩倍。研究人員說,這項發現顯示了配偶雙方都同時需要治療與支持。這項研究在去年十二月的美國醫學協會期刊上發表。」(WebMD, Schwanke, Jane, Caring for Elderly Spouse Raises Risk of Death)

男人與女人在永恆婚姻中是同伴請注意,壓力在這裡是關鍵因素。照護者一定要學會調整他們的生活模式,好消弭這份壓力。找段安靜的時間,依靠其他家庭成員或朋友,帶進外在的醫療幫助──所有或部分這些事情都對於這樣安然度過這樣的經驗是必要的。除此之外,只要可能,照護者與病人需要溝通並一起做決定。很顯然地,若失智症是個問題,那這可能就無法達成。有很多令人心煩的事是能夠透過把事情講出來而解決的。當某個人生病的時候,我們會忘記他們仍然是同樣的一個人──只是變得更脆弱。病人需要在接受照顧的時候有發言權,而照護者需要抒發挫敗的感受。千萬不要因為你或你的配偶一方生病,而停止了彼此的溝通!

最重要的是,我們一定要記住為他人服務的重要性。摩爾門經中的摩賽亞書2:17教導:

「看啊,我告訴你們這些事是要你們學習到智慧,使你們知道,你們為同胞服務時,只是在為你們的神服務而已。」

為你的配偶服務會成為你一生中最偉大的服務。然而,這麼做的時候請記住,有的時候服務代表了做出困難的決定,以及讓其他人幫助。有的時候我們能給予我們配偶最好的服務,就是承認我們無法獨自一人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