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冷夜的漫漫長路,有位長者獨自漫步;行經峻谷深淵,湍急河水蜿蜒;長者在昏暗微光中穿越;無懼河水湍急,無畏峻谷深淵,安抵對岸的他毅然回首,搭起橋樑,跨越河水的兩頭。過往路人問道:「長日將盡,歲暮遲昏,您費力造橋,所謂何事?跨越了峻谷深淵的您將永不行經此地,何苦歲暮之際,築橋費力?」白髮蒼蒼的造橋人說道:「先生,雖是今日我已走過之路,卻是後方來者必經之地,我雖無懼陡峭岩壁,後人恐有失足之餘,他們亦須在昏暗微光中渡河,先生,搭橋實為後人著想。」(2003年11月利阿賀拿)

這是我很喜歡的一首詩,它讓我想到愛我們的天父及基督和我們塵世中的父母親;如果基督是那位築橋幫助我們回到天上家園的長者,牽著我的手走過一座座橋的人,就是我的母親了。

 

母親,我的榜樣

小時後我不是一個溫順的小孩,任何大家想像得到或想像不到的壞事我都做過,由於父母親晚上依然有工作,所以那個時候我和家人的互動很少;自己缺乏主動去和家人交流,加上自以為是的心態,我從不覺得母親對我的生活有什麼影響力。很感謝媽媽一直讓我在教會中學習,經過幾年的薰陶,加上自己慢慢的長大,開始了解母親對我的愛及關切是何等的深,也發現一位母親對於孩子的影響力是很深遠的:有一個安息日的早晨,我起了個大早,覺得心煩意亂,加上一些事工上自己給的壓力及懶惰,我覺得起床的感覺糟透了,也沒有像平常那樣有那麼積極的心想去教會。當我很「愁苦」的走到客廳時,發現母親跪在地上祈禱。因為是清晨,柔和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給我一種很神聖、祥和的感覺,這一幕頓時把我給震住了,當下我就有一個感覺:「我也要向母親一樣去向天父做祈禱!」。

開家人家庭晚會也是我向母親學習的時候,媽媽是一位主日學教師,所以她會分享上課的內容。真的很神奇,每當訊息從她口中說出,我原本很浮躁及不安定的心都會很快沉澱下來。很多次聽完她的分享,我的眼角都偷偷泛著一點點淚光,除了靈性上的感動外,主要是我真的很感謝她藉著堅定溫暖的話語把全家人的心拉到一種很幸福美好的境地,使我有力量去更新並進行接下來要面對的事物;小時後她用了比喻來教導我智慧語(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爾門教的健康律法),有一次吃飯,別的朋友遞酒給我們,一再勸酒,當下實在有點難推辭,我問媽媽說:「媽媽,他說那裡面只有一點點酒精耶,要不要喝呀?」媽媽回答讓我印象深刻:「你知道毒藥是不能吃的吧?(我說知道)那如果有人告訴你說那水裡面只有一點點毒藥,你喝不喝呢?」

媽媽平時並不多言,但總是無形中以她的身教來教導我,每一次聽到初級會小朋友獻唱「家中有愛心」,就會有不少感動!很感謝天父在塵世賜給每一個人母親,使我們可以遵循她們的腳步,記住她們的精神及教導,度過人生的關卡及考驗,並且讓我們有力量把基督般的光芒散佈到週遭!我很感謝我的母親,也祝福每位媽媽母親節快樂!以上分享是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台灣台北  鍾佩珊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

全文取自西台北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