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歷史顯然是一個擁有多方意見的主題。我為它琢磨了許多年。幾年前,我決定透過摩爾門經來尋找這方面的知識。這是一個簡單的搜索──我研讀所有提到「歷史」的經文。我很驚訝這個字只出現6次。有意思的是,它們都只在前三部書中。我研讀了這6節經文及其它有關的章節,並發現教導我們歷史的有力經文模式。

 

從摩爾門經看摩爾門歷史

摩爾門經一開始,尼腓教導我們所讀到的並不是所有的紀錄。

「現在,至於我所講的這些頁片,看啊,這些頁片並非我所寫的關於我人民歷史全部紀錄的頁片,那記載我人民全部記事的頁片…(尼腓一書9:2)。…大部分的歷史都寫在我另外的頁片上(尼腓二書4:14)。」

尼腓也讓我們知道為什麼有兩個不同的紀錄。

事情是這樣的,主命令我,我就製作金屬片,以便在上面刻寫我人民的紀錄。我在製作好的頁片上,刻寫了父親的紀錄,和我們在曠野中的旅程及父親的預言;並且也刻寫了我自己的許多預言。

… 在我前面說過的那些頁片上( 小片),已經刻寫了父親的紀錄,和他祖先的家譜,以及我們在曠野中所發生的大部分事情;因此,在我製作這些頁片之前發生的事,都更詳盡地記述在最初做好的頁片上。

我奉命製作好這些頁片後,我,尼腓,又奉命要在這些頁片上記載事工及預言中比較明白而寶貴的部分;這些寫下來的事必須保存,作為要擁有此地的我人民的訓示,也為了其他睿智的目的,而主知道這些目的。( 尼腓一書19:2-3;見尼腓一書9:3; 尼腓二書5:29-33)

雅各說到:

(尼腓命令)要在這些頁片上寫一些我認為最寶貴的事情;…。他說他人民的歷史要刻在其他的頁片上,而我要保存這些頁片,並代代相傳給我的後裔。(雅各書1:2-3)

尼腓和雅各都解釋了他們對其它頁片上的寫作的投入。以下是某些例子:

對我來說,特別把父親所有的事情詳細記載下來是不重要的,這些事不能寫在這些頁片上,因為我要留出篇幅好寫屬神的事。取悅世人的事我不寫,我只寫取悅神和取悅不屬世界之人的事。因此,我要命令我的後裔,不可用對人類兒女沒有價值的事佔據這些頁片。( 尼腓一書6:6)

我在這些頁片上寫下我靈魂的事,以及刻在銅頁片上的許多經文。我的靈魂因經文而喜樂,我的心沉思經文,並且為了讓我的子女得到知識和益處而記載經文。( 尼腓二書4:15-16)

我們辛勤地寫,勸我們的子女和弟兄相信基督並與神和諧;… 在我們盡力而為後,才能藉著恩典得救…我們談論基督,我們因基督而快樂,我們傳揚基督,我們預言基督,我們依照我們的預言記錄,好使我們的子孫知道去哪裡尋求罪的赦免。( 尼腓二書25:23,26)

我們都知道歷史對主很重要。在以上的經文中我們可以看到祂命令尼腓製作的第一套頁片,擁有更多訊息──更多歷史──包括戰爭、家譜和預言。我們知道每人都被鼓勵記寫個人歷史及尋找祖先的紀錄。我們也被鼓勵學習「過去的事」。確實,我們在教會的許多討論都在某種程度上與歷史研究息息相關(基督的生平、死亡和復活;古代先知的一生;大叛教;第一次的異象…等等)。

話說回來,研讀這些經文時,我發現到對主而言,並不是所有的紀錄都有同等的價值。否則祂不會詳細指示尼腓限制頁片中那沒有靈性價值的事,因為這些頁片會成為代代相傳的歷史紀錄。經文顯示有些東西「並不重要,因為這些事情神都知道」。在某種意義上,尼腓展現出一個有效管理歷史的方法。他服從主,並著重最珍貴的救贖真理,他知道這麼做也是在幫助主和祂的目的。對我而言,雖然有些人對詳細的教會歷史感興趣,但它並不是重點。我比較喜歡尼腓的做法,他並沒有忽略歷史的重要性,但他也沒有把所有的焦點放在我們的歷史上。

 

我的感想

對我而言,我們的崇拜、教會課程及對他人的傳道只有稍微的接觸那些沒有屬靈意義的東西。作為教會的成員,我們的主要任務是專注於教會由神按立的神聖使命,也就是帶領靈魂歸向基督,並向全世界宣講福音。

但請注意尼腓所說的:「如果我的人民想知道我人民更詳盡的歷史,必須查考我另外的頁片。」(尼腓二書5:33)雖然我對目前尚未獲得他的「其它頁片」(另外的資源)感到很有趣,我認為他的話語可以適用於今天的我們。我們也可以發現教會的確提供其它資源的管道。像是LDS.org、Mormon.org與福音圖書館。

我認為尼腓管理歷史的方法很明智也很優良。他多次重複他的目的並專注在寫作上,使我感到很有趣。我不禁想到這是否包括在他的小片中,以便我們藉由他的榜樣學習。我們不需要完全理解尼腓和他人民的故事來知道他是一位教導真理的先知。同樣地,我們也不需要完全理解後期聖徒歷史來知道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是主在世上復興的教會,並藉由神的先知所帶領。從約瑟‧斯密到現在的多馬‧孟蓀會長。我們不需要完全理解我們所有的歷史來享受教會神聖教導和教義的祝福及它們的真實性。這些教導和教義可以幫助我們「歸向基督,領受神的良善,使(我們)能進入祂的安息。」(雅各書1:7)我不責備那些希望瞭解更多歷史的人,但我也希望他們不會失去對那明白而寶貴真理的信心, 它有力量拯救、治癒和改變我們的內心及生活。